分类
外匯投資實戰教學

粮食政策和市场新闻

网站标识码:1200000052 津ICP备05010518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91号

粮食政策和市场新闻

发布时间: 2022/08/22 |来源: 经济日报 信用动态 -->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系统召开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推进会议。会议要求,银行业保险业要加大涉农金融资源投入,加快金融改革创新,为全面实现乡村振兴、农业农村现代化作出金融应有的贡献。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如何有效破解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难点,提高金融服务的质量和效益,充分发挥金融助力乡村振兴的作用,推动涉农金融高质量发展?经济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进行了采访。
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提升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水平,对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意义重大。“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提升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目前,我国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还有不少短板和弱项,耕地保护和质量提升、现代设施农业、农业农村绿色发展、农业防灾减灾、乡村建设等领域仍需大量资金投入。
7月份,农业农村部、国家乡村振兴局、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联合发布《关于推进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支持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通知》。《通知》提出,把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在财政投入稳定增长基础上,聚焦农业农村基础设施重点领域,强化区域资金、资产、资源全要素整合,强化地方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实施企业多主体协同,引导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支持适度超前开展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投资,撬动更多中长期信贷资金高效率、低成本倾斜流入农业农村,助力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
专家表示,政策性金融机构要在符合国家法规和信贷政策前提下,优先安排信贷规模,为农业农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更多长周期、低成本贷款;要建立项目绿色通道,优先开展尽职调查、授信审批;要健全更加符合农业农村基础设施特点的信贷统计和管理制度,提升审批和资金投放效率。
“目前人民银行加强调度指导,明确政策性银行调增8000亿元信贷额度,其中农发行新增3000亿元。”农发行基础设施部总经理陈小强表示,在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支持领域方面,将积极对接已纳入规划、条件成熟的水利工程项目,包括南水北调后续工程等重大引调水、骨干防洪减灾、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灌区建设和改造等工程,切实服务提高国家水资源保障和防灾减灾能力。大力支持农村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沿江沿海沿边及港口航道等综合立体交通网工程。全力支持“四好农村路”、国道、省道、县域市政道路以及港口、航道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支持新改建农村公路、农村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农村公路危桥改造,助力打通水陆交通堵点。创新支持数字乡村、智慧农业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助力提升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切实发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主力银行作用。
据农发行湖北省分行基础设施客户处处长简志武介绍,去年以来,农发行湖北分行围绕湖北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充分发挥县域机构优势,通过制定差异化支持政策,大力实施乡村建设行动,着力补齐农业农村基础设施短板,共审批农业基础设施项目贷款1022.1亿元,累计投放1408.5亿元,千余个行政村“旧貌”换“新颜”。
中国农业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农业银行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全力以赴做好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金融服务工作,包括优化贷款产品,完善信贷政策,加强资源保障,强化组织推动。“十三五”以来,农业银行先后与21个省的水利厅(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意向性授信总额达7350亿元。今年前5个月累计投放贷款544亿元,同比多投放55亿元;截至5月末,全行水利贷款余额为4314亿元,比年初增加209亿元。
推动金融资金入乡村
当前,农村地区多元化金融需求日益旺盛,应因地制宜推动金融活水入乡村。在中国银保监会举办的2022年第11场银行保险业新闻发布会上,黑龙江银保监局局长王柱、广西银保监局局长任庆华、宁夏银保监局局长唐智杰回答了经济日报记者关于如何推动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问题。
“黑龙江是农业大省,粮食总产量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黑龙江银保监局找准在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压舱石重任中的职责定位,引领辖内银行业保险业聚焦服务‘三农’、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加强金融供给和服务。”王柱表示。
据介绍,截至5月末,黑龙江全省涉农贷款余额9468亿元,占各项贷款37.59%,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以上。上半年,全省农业保险提供风险保障966.37亿元,同比增长9.48%。2022年黑龙江银行业提供备春耕贷款1637.01亿元,同比增长32.08%。同时,提前筹措秋粮收购信贷资金,避免农民“卖粮难”,2021年粮食收购年度累计发放粮食收购贷款1287.43亿元,同比增长36.81%;支持粮食收购1271.82亿斤,同比增加538.4亿斤。2021年,三大主粮作物承保覆盖率达到82%,提前两年实现中央提出三大主粮作物农业保险覆盖率达到70%的工作目标。重点推动全省71个产粮大县三大主粮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全覆盖,并将6个县(市)的大豆作物纳入保险试点范围。
任庆华则介绍:“农业主要是看天吃饭,风险极高。目前,广西农业保险的品种已达80多种,基本覆盖主要的农林畜牧渔产业,我们仍然在不断丰富保险工具箱,比如说今年我们又推广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落地全国首单纸浆价格指数保险,截至2022年6月末,推动农业保险风险保障水平由去年的790.32亿元增长到1086.67亿元,同比增幅达到了37.5%。农险单均保障金额增长了近1倍,今年以来累计向65.65万户次受灾农户支付保险赔款13.62亿元,农业保险赔付支出同比增长93.72%,努力做到让农民心中有底。”
据介绍,广西银行保险机构积极探索县域发展特色金融扶持政策,让乡村强起来。根据广西各地区的条件差异,立足县域、试点探索是深入服务乡村振兴的有效路径,监管部门鼓励银行保险机构特别是法人机构向县域开展下沉服务,目前广西县域银行和保险网点数量分别达4213个、1479个,覆盖全区1200个乡镇、1.4万个行政村,直接提供基础银行和保险服务。
“我们紧跟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战略蓝图,及时出台银行业保险业支持先行区建设、绿色低碳转型、特色产业发展等监管政策13项,积极推动固原创建全国普惠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改革试验区。”唐智杰介绍。
唐智杰表示,宁夏银行保险业积极构建“物理网点+自助银行+便民服务点+网络金融+流动服务”五位一体的金融服务体系,大力建设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点,基础金融服务覆盖全区193个乡镇和2193个行政村。截至2022年6月末,完成全区46.54万户农户整村授信信息采集和评级授信,授信618.36亿元。
破解金融服务难点
金融业应如何更好地支持乡村振兴?“金融行业可以推动涉农创新产业的发展,投资机构和专业孵化机构可以通过打造农村农业双创孵化体系,支持新技术新方法新种源推广,支持小微企业创业,为乡村振兴提供动力。”中国乡村振兴50人论坛主席、原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赵华林表示,金融行业可以通过探索农业农村基础设施中长期信贷模式,撬动金融社会资本参与,强化农业农村基础设施信贷资金保障,推动城乡一体化金融发展,从而盘活乡村优质资源,提升涉农资产价值,优化产业发展条件,改善农村投资环境,为乡村振兴工作提供支持。
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还有待提升。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卜永祥表示,特别是与农村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还比较滞后。目前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不到60%,比城市地区低将近20%。农村的基础要素没有实现数字化,土地在数据的标准化方面还缺乏统筹,应加大基础建设投入。
原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尹成杰认为,要助力高标准农田建设,高标准农田是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资源保障。“规划到2030年,我国将建成12亿亩高标准农田,并且梯级改造2.8亿亩。届时12亿亩高标准农田的生产能力要达到1.2万亿斤,这个要求是很高的,需要加大资金投入。目前我们国家已建成高标准农田8亿亩,金融助力高标准农田建设,是金融服务国家粮食安全最为基础最为长远最为直接的支撑。”尹成杰说。
中国银保监会表示,要持续深化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需要认识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坚持政府牵头,坚持互联互通、融合发展,充分融入现有区域内信用信息平台,坚持与乡村治理深度融合,坚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坚持做好风险防范。通过整合涉农信用信息,缓解农村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提升农村金融服务水平,优化农村信用环境。(记者 彭 江)

战争、气候灾害与粮食问题:欧洲如何建立新的共同援助体系?

编者按:在俄乌战争、气候问题以及粮食问题的影响下,欧洲已有多国向欧盟提出援助请求。解决全球的粮食问题需要多国的参与和共同配合,尽管相关协议已经出台,但目前援助资金距离目标仍然有不小的距离。此外,现有的欧盟法律限制了欧盟委员会的调动资源能力。然而,许多国家对于是否应该赋予布鲁塞尔更多的权力和资源感到犹豫。面对复杂的问题,多位专家号召欧洲各国以及欧盟做出更多的合作与准备,在被动应对之外,能够拥有解决长期问题的能力。本文收录了来自“Politico”杂志的两篇文章:Eddy Wax的《世界粮食危机面临恶化》、Zia Weise的《欧盟危机管理专员呼吁更多权力来应对气候影响》。中译略有删减。
世界粮食危机面临恶化
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两个农业大国之间长达6个月的战争,使本已摇摇欲坠的全球粮食系统陷入了全面灾难,数百万人面临饥饿。气候变化、生活成本飙升和化肥价格上涨导致了粮食危机,而战争更是恶化了这场危机。化肥价格的上涨造成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全球粮食危机。尽管在联合国的斡旋下,多国达成了名为“重新开放黑海供食品运输船只通行”的协议。但这依旧无法为非洲、亚洲和中东地区数百万为食物而苦苦挣扎的人们带去救援。

致力于消除全球饥饿的智库香巴中心(Shamba Centre)的执行董事卡林·斯莫尔(Carin small)指出:“我已经在这个领域工作了15年多,这是我们所见过的最严重的危机。”根据“Ceres 2030” 智库2020年的报告,人道主义机构正在为解决更严重的饥饿状况而准备着,因为这些机构每年面临140亿欧元的粮食安全支出缺口。数据显示,共计36个国家超过一半的小麦进口都依赖于乌克兰和俄罗斯。欧洲粮仓的战争震动了全球粮食市场,迫使人道主义机构削减了对也门等国的粮食配给。
联合国的危机工作组正在监测60多个难以承担粮食进口费用的国家。高昂的能源价格和粮食市场的动荡给资金紧张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了额外压力。随着全球越来越多人陷入饥荒,联合国“希望在这十年间达成消除饥荒”的目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看起来更遥远。
另一方面,干旱正在笼罩非洲之角,使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大约2600万人在未来六个月内面临粮食短缺。超过700万头牲畜已经死去。在整个东非,约有5000万人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挪威难民委员会秘书长简·埃格兰(Jan Egeland)在推特上写道:“一场完全可以预防的饥荒威胁着非洲之角地区。”他说,这是一场“无人谈论的巨大危机”。黎巴嫩也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小麦的主要进口国,该国的实际食品通胀率高达122%。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几乎所有中低收入国家的国内食品价格通胀都处在高位。

这意味着,即使在没有面临粮食短缺的国家,人们也难以负担食物。从秘鲁到布隆迪,各地的人们都在为基本生活必需品支付着更多的费用。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称,在这场粮食危机中,46个国家的4900万人可能会陷入饥荒或“类似饥荒的状况”,这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
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是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南苏丹、阿富汗、索马里和也门,这些国家有75万人面临着饥饿和死亡,其中仅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地区就有40万人面临着威胁,那里正发生着内战。此外,较低的外汇储备使得斯里兰卡难以进口粮食。被推翻的政府试图通过禁止进口化肥来改善其国际收支危机,这一做法(加上完全禁止使用化肥),导致该国一半的水稻作物被毁。智库“关注全球南方”(Focus on 粮食政策和市场新闻 the Global South)的执行董事沙尔马里·古塔尔(Shalmali 粮食政策和市场新闻 Guttal)表示:“过去一年,国内粮食产量大幅下降,燃料短缺使生产、加工、运输和零售变得非常困难,粮食和燃料进口价格高得令人望而却步。”
解决问题之路充满坎坷
此前,俄罗斯、乌克兰、土耳其和联合国达成了协议,重启乌克兰黑海港口的食品出口,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压力。在6月至7月期间,小麦价格下降了14.5%,原因是乌克兰仓库中储存的约2000万吨谷物有望出口。但自7月22日签署以来,该协议迎来了缓慢而不稳定的开始。此后,冲突随之而来。乌克兰虽然对为农民带来财政救济感到乐观,但也表示相关举措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迄今为止,冒着危险进入海上走廊的十几艘船,基本上都是战争爆发后滞留在乌克兰的船只。让大量船只抵达乌克兰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其中也包括联合国特许的、载有粮食援助的船只。即使乌克兰和俄罗斯开足马力出口,专家们也担心该协议很容易就会遭到作废。两位农业经济学家约瑟夫·格劳伯(Joseph Glauber)和戴维·拉博德(David Laborde)写道:“这足以恢复战前的状况吗?未必。只要有新冲突的风险,保险公司就可能不愿提供保险。”
同时,国际发展机构也在屏息以待。联合国机构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副总裁多米尼克·齐勒(Dominik Ziller)指出:“目前还不清楚乌克兰是否真的能设法出口所有急需出口的东西。我们仍然担心,这些主食的短缺可能会引发大宗商品市场的动荡,并导致价格再次上涨,这将再次对农村地区最贫穷的人造成最严重的打击。”
化肥价格飙升也导致了粮食种植成本上升。一名联合国官员警告说,这是一场“巨大的”危机。如果全球各地的农民为了减少他们的成本,而减少使用促进产量的化学品,那么这场危机可能被延长。在战争开始前,化肥的价格已经很高;但由于该行业对天然气的依赖(自战争以来,天然气的价格也急剧上升),导致化肥的价格也进一步上涨。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表示:“化肥价格的飙升和对不能获得化肥的担忧给未来的收成蒙上了阴影,因此粮食价格可能会在未来较长时间内保持在高位。”
除去战争和化肥价格上涨外,世界上许多地方正经历着极端天气现象,部分原因是气候变化。南亚和美国的极端高温,欧洲、东非的大部分地区的干旱,以及韩国的洪水都意味着大量农作物的死亡,使现有的食物变得更加昂贵。

在联合国世界粮食安全委员会中代表农业产业的罗宾娜·安德森(Robynne Anderson)指出:“我认为,总体而言,全球谷物和油籽库存非常紧张,这是食品通胀的一部分”。 据预测,2022年小麦产量将在四年来迎来首次下降。她认为:“我们需要各大洲的农业能够保持正常运转,因为气候变化就意味着有人在为生存而挣扎。”
包括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治举措来应对这场危机,但专家们认为,如果没有大量的资金注入,这些举措将不会奏效。“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举措,”致力于消除全球饥饿的智库香巴中心的斯莫尔说,“但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存在相应的资金。”世界粮食计划署今年已经筹集了80亿美元的捐款,但推行相关措施共需要220亿美元。如果资金到位,紧急援助可能有助于避免今年饥饿危机造成进一步的破坏;但专家也指出,世界需要系统性的变革。
农发基金的齐勒说:“当发生危机时,人们总是准备好进行紧急救援,这不会创造可持续发展,但可以防止人们死亡。当它涉及创造复原力、为长期发展融资时,就更难调动资金。”
欧盟危机管理专员呼吁更多权力来应对气候影响
欧盟危机管理负责人对Politico表示,欧盟应考虑扩大布鲁塞尔的权力,以应对日益频繁的气候灾害。现存的法律框架限制了欧盟委员会在面对政府请求帮助时,协调后备援助的能力。
随着全球变暖每十分之一度,毁灭性的洪水和火灾将变得更加常见,预计各地的援助请求将会增加。欧盟危机管理专员亚内兹·雷纳席奇(Janez Lenarčič)在欧盟委员会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这个条约下,欧盟无法拥有飞机、或雇用的机组人员和飞行员。因为民事保护目前是由各国政府单独管辖的。如果我们决定修改条约,就应该讨论如何加强灾害应对能力,包括在欧洲层面的决策能力。”
对帮助的需求正在增加,与历史上的情况相比,火灾季节持续时间更长,结束时间更晚。此外,火灾正在各国发生,而不仅仅发生在地中海地区。今年欧盟面临着具体的挑战,各地几乎同时发起了援助请求。

粮食政策和市场新闻

主办: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版权所有© 承办: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政务信息发布中心

网站标识码:1200000052 津ICP备05010518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91号

粮食政策和市场新闻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粮稳天下安。8月26日,省委宣传部举行第六场“安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即粮食生产专场,介绍安徽粮食生产情况。